[獨普]無命名

aphattend.gif
×所以也是送給一個很好的朋友

×但現在卻一點聯系都沒有了

×惡俗得要命啊!

×還是一樣的悲結局

×自認為 是Happy Ending呢

—————————————————————————————————————
【獨普】
01.
Abschied,
永別了,
König von Cornflower,
矢車菊的王者,
selbst wenn Ihr Körper faul ist,
即便你的身體腐爛,
die Seele existiert noch für immer in Ihrem Vor-populäres Gefühl. ist bereites Heiliges Peter,
靈魂依然長存于你的子民心中。
zum des Gatters des Himmels für Sie zu öffnen,
愿聖彼得為你開啟天國之門,
kann im Gott mit Seite die gekrönten Köpfe vereinbaren, die geht.
得以安于天主與前去的君主們身邊。

02.
如果說一個國家背負的是人民的包袱,那麼他自身的困難又有誰為他背負呢?
那時,普\.魯\.士\.說,
「看,那種麻煩的事情,交給天上的老頭子想吧。」
他寵溺地拍拍那金髮男孩的頭,男孩只是抬起頭笑了,然後抓緊普魯士的手。普\.魯\.士有一個弟弟,那是一個新生國家,他十分幼小純真。普\.魯\.士在他出身的瞬間便認定了他為自身的君主。那般神聖的忠心在那新生國家心中并沒有太大的分量,他心中普\.魯\.士是自己的哥哥。普\.魯\.士永遠都走在前面,手中的國旗隨著風飄揚。德\.國總是跟在普\.魯\.士後面,牽著他的手。
「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隨著德\.國年齡的增長,普\.魯\.士這句話就說得越多。德\.國試著花更多時間陪伴普\.魯\.士,但普\.魯\.士拒絕了。那段時間,德\.國的發展很快。要處理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不過普\.魯\.士\.始終沒說什麼。除了那句口頭禪。
當時,德\.國在考慮一個問題。總是走在前方的哥哥也應該好好休息,但自己在兄長的照顧下如何能保護他?所以,只要有辦法得到更強的力量便可以了。

「哥哥,我有個想法。」
「說來聽聽吧。」
「想要得到更強的力量。」
「統治世界不就得了。」

普\.魯\.士輕輕地笑了,拍著德\.國的肩膀。他已經察覺到了德\.國最後還是被力量蒙蔽了雙眼,不過無論是什麽普\.魯\.士都願意無條件支持。

那天開始,普\.魯\.士就很少看到德\.國了。每天早上起來都發現桌子上有做好的早餐,但只有兩張空椅子;每天晚上就算等到午夜都等不到德\.國回來,最後每次都是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第二天起來永遠發現自己被德\.國抱回床上了。
普\.魯\.士最終都沒有抱怨,就算每當自己叫住德\.國的時候都只得到一句,
「對不起哥哥,我要去意\.大\.利那裡,他又出問題了。」
「又是小意嗎?……拜託,阿西你別擺出那種臉來嚇人家了。」

隨著德\.國與日\.本、意\.大\.利組成了軸心國之後,聯\.合\.國五人也開始行動。普\.魯\.士終於能看到自己的弟弟了,雖然只是一起在戰場上而已。
灰色的硝煙遮蔽了天空,棕色的土地濺滿了暗紅的血液。一張張骯髒的國旗被別人踐踏,只聽見炮聲與嘶吼,只聞到嗆人的煙味。普\.魯\.士看著德\.國遠去的背影。
「阿西,這是你選擇的道路,無論是哪裡,我都會跟隨。」
最開始他們得到過短暫的勝利,但戰爭所耗損的人力財力實在過於龐大。很快,他們便支撐不住了,每次報上來的只有失敗。德\.國懊惱地看著策略圖,到底哪裡失敗了?
「切,不投降就不算輸、本大爺我還很有信心呢。」
話是這麼說,但普\.魯\.士的身體也變得很虛弱了。一直以來支援著德\.國、他最終也逃不過戰敗的命運。
當美\.國將原子彈扔到廣\.島時,當自己的上司自殺時,德\.國才發現一切都沒有救了。被權力與血腥迷惑的自己都做了什麽?國土被戰火侵蝕得不堪入目,民不聊生。聯\.合\.國五人舉著自己的國旗,分割自己的領土,肆意地侮辱自己曾經的驕傲。

俄\.羅\.斯帶走了普\.魯\.士,那夜建起了柏林牆。多少市民沖到牆邊用力敲打牆壁,那殘酷又堅固的牆將他們的家人、愛人、朋友都隔開了。人如同潮水般涌到牆邊,絡繹不絕地叫喊哭泣。德\.國站在某處看著這一幕,他直到現在才記得自己當初不是爲了哥哥才打仗的?
哥哥卻一言不發地跟了俄\.羅\.斯,並且永遠與自己隔絕了。
事情是哪一步開始錯了呢?

德\.國也試過敲打那面牆,對面卻沒有一點反應。

他痛苦地看著過往的回憶,他才發現爲什麽有那麼多空白。他與普\.魯\.士住在一起,他深愛著普\.魯\.士,爲什麽卻想不起關於他的回憶?上次一起喝啤酒是什麼時候?一起聊天又是什麼時候?

好想見哥哥。
他知道就算他寫多少信過去都不可能得到回應、正當他猶豫的時候,他收到一封信。上面只有一行字。
「我回來了。」
德\.國能認出那是他哥哥的字,他激動地拽著信,來到了柏林牆邊。牆壁變成一堆碎瓦礫,如國境線般隔開了東西邊。德\.國看到自己的哥哥正站在那牆後面,德\.國跨過粉碎的柏林牆抱住自己的哥哥。那久違的實感。
「哥哥……」
「West,終於……見到你了。」普\.魯\.士說話時鼻音很重,他靠在德\.國的懷中。
「哥哥、聽我說,我愛你、永遠都不……」德\.國很奇怪,爲什麽普\.魯\.士像睡著了一樣安靜了,連手也沒力氣抱住自己。他看看哥哥的臉,依然能看清淚痕,卻感覺不到心跳了。德\.國頓時呆了,他如同靈魂被抽離了軀體一般,他親眼看到心愛的哥哥死在了自己懷中。
恍惚間他似乎聽到了俄\.羅\.斯的聲音,
「哎呀,基爾君真笨。」
當柏\.林\.牆倒下的瞬間,東\.德\.西\.德\.合併。
「爲什麽寧願見他一面——」
是兩人相見的時候,
「——也不願意自己活著?」
是東\.德消失的時候。


03.
Abschied,
永別了,
König von Cornflower,
矢車菊的王者,
diesen weichen Boden, um Ihr cradle.
愿這軟土成為你的搖籃。
when zu werden Ihre edle Seele,
當你高貴的靈魂,
ändert in den leichten crecent Mond noch einmal,
再度化為柔和的新月,
ich schützt Sie für immer,
我將守護你至永遠,
wie Sie waren zuerst Übliche.
如你當初一般。
—Fin—


所以,是Happy Ending吧ww

留言

No title

不惡俗阿TTWWTT
要說惡俗是我才對!!!((不 , 連惡俗都不夠格

文託了哀= =''

一定會交到你手上的= ='''
文很OOXX自重阿TTWWTT(近藤臉)

No title

XDDDDDDD沒事沒事
哪里不惡俗了,它哪里都好惡俗呀KIRA

不過我相信你寫的文很棒啦w

No title

沒有做愛沒有暴力沒有血腥
可是死亡就取代了一切。

噢我好喜歡這篇T__T其實無關CP
但是註定萌不回ACG了我想......

No title

=口=這篇文哪有這麼美?
不過謝謝你能喜歡誒TWT

XD不萌ACG也沒有關系哦(摸摸)我決定試試看涉獵三次元=3=

No title

……居然,居然消失了|||QAQ
杯具啊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甚至可以为了他消失却不能为了他而活下去吗……(无视这样胡乱感慨的家伙……)
其实阿西渣的地方就是……想太多|||然后什么都没做(其实是做了不过……)OTZ
=w=赞哟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