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給我家相方啦]

Greedy Wish

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只是沉默,后亞瑟爸爸的提醒下才小心地對我揮了揮手。
就是這樣,已吸引住我的眼球。
你的一切都令人神往,那般純粹的美麗…
你身上那股淡淡的薔薇香,不要夾雜任何其他物質。為了這樣的你,值得我舍棄性命去拼死保護。執起你的手,我輕輕地在你的手背上印下一吻,這是契約,是羈絆,也是束縛。

「你去哪里啊?」
「有些事處理。」
「是找那個宅男玩去吧。」
「他不是宅男。」

門被輕輕地帶上了。我無言地看著那扇厚重的門,有人說過…如果心情愉快,世界就是彩色的。那么看到一切都是灰色的我,是絕望了嗎?

如今的我除了回想過去,還能做什么。雙手無力地垂下,只要閉上眼就能看到倫.\敦的身影。
溫暖的午后,倫.\敦躺在花園的椅子上,陽光溫暖地灑落在他白皙的肌膚上,他像貓一樣在享受這安寧的一刻。手放在書上,一定是對書中跌宕起伏的情節感到不舍但依然受不了夢鄉甘美的誘惑而沉睡下去了吧。我靜悄悄地湊近,仔細地端詳那精細的五官,金色的發絲隨著春風微微地飄起。
從那瞬間開始…你那股夾帶了少許梅香的淡然薔薇香,令我痛苦的快要發瘋。
我想要伸手捏碎你,將你埋沒在黑暗中,以作懲罰。
又想要將你抱在懷中,感受只屬于你的體溫,簡直是癡人說夢。

「倫.\敦~」
「唔\\\\\不要隨便抱住我啦。」倫.\敦回頭看著我,臉上露出微妙的笑容,盡管如此,眼睛還是在瞪我。我親昵地蹭著倫.\敦的頸項間,我本來是討厭那種味道,討厭那股梅花香的,但沾染了那樣香氣的倫.\敦,我卻愛不釋手。人一定是這么矛盾的,審美思想必須在不維持批評思想的時候存在,但卻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厭惡的感覺。
「陪哥哥我玩怎么樣~」
「誒?我有點累了…你吃晚餐了沒有?」倫.\敦關心的表情讓我感到愉快起來了,「我燒飯給你吃吧。」
何為悲劇?此為悲劇…
「呃、我吃過藍藍路了!」我露出KY的模樣,而且還有KIRA喲~
「哼!不就是躲我的料理嘛!!」倫.\敦氣哄哄地坐到了床上,毫不客氣地捶打我可憐的床。
「有誰不躲你的料理啊?」我鬼鬼祟祟地湊近,推了他一把。
「京.\都他不會,他很慶幸呢。」
那認真的表情真讓我心痛,我像要被撕裂了。如果做了壞事,下了地獄,那些鬼用箭戳破我的身體,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血淋淋的,就這樣撕裂的痛楚。
「他那是叫沒吃過,吃過了一定以后不敢跟你說那句話了!!連Hero我都受不了誒,拜托!」我向他吐了吐舌頭,不知從那里拿出個藍藍路開始啃。倫敦似乎欲言又止。
「一起睡好嗎,今晚…」倫.\敦的表情有點不安,我拍拍他的頭。
「和本HERO一起睡嗎?好吧。你就不用給錢了!」我做出閃亮亮的姿勢,雖然倫.\敦整個人黑線了,并且拿一個枕頭向我丟過來,吼了一句,
「你是妓女嗎!!」
是妓女也好,不是妓女也好,都無補于事…可是,我不甘心只做等待嫖客過來的妓女,我還情愿下街拉客。我直接關掉了燈,將倫.\敦蒙在被子里,看著他在被子里掙扎。我想將放在床底下的繩子拿出來,綁起來好了。四肢都綁起來,肌膚隨著捆綁的地方開始腐爛,不會逃走了。
「紐.\約!你在搞什么飛機啊!沒洗澡你就準備躺下嗎?沒門。」倫.\敦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將被子掀起來了,將被子扔我身上了。我像突然蘇醒過來般,笑了笑,
「你個潔癖!本HERO我肉體是自動清洗的!!」我說完就一股腦地跑浴室去了。我應該清醒一下,腦子一片渾濁。倫.\敦被我蒙住的瞬間,我腦海中只有一個清晰的想法——殺了他。這像瘋子一樣的想法是怎么回事?
等我洗好出來了,發現倫.\敦也已經洗好了,穿著米黃色的睡衣。他用毛巾擦擦金色的頭發,雖然發尾依然滴著水,滴落在他雪白的肩上。
「出來啦?做祈禱吧。」倫.\敦手中拿著一本黑色封皮的圣經,還有一條珍珠白的念珠,十字架在燈光下顯得很耀眼。我覺得有點抗拒那回事。
「好啦好啦,麻煩死了。」我和他一起在床邊坐下。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者,亞門』
『親愛的護守天神,天主因愛我,將你賜給我,求你常常保佑我,千萬不要許我得罪天主,亞門。』
倫敦虔誠地乞求天主憐憫他。
親愛的父,求你賦予我神的枷鎖,讓他不會離開。
親愛的父,我愿意用一切來換取達到目的的力量。
親愛的父,若是得不到,我愿意用生命與撒旦交換。
『因父、及子、及神圣、之名者,亞門』
倫.\敦在帶領我得到天主的救贖,你為什么相信那個虛無縹緲的存在卻不相信實實在在存在于你身旁的我?我怎么想也想不透,精神領袖一定是那種看不到的嗎?
「我不在你一定不祈禱的吧,一定連自己的圣名都忘記了。」倫.\敦彈了一下我的額頭,然后就躺上了床。雖然說為什么他不吹頭發呢?
「里面的位置是Hero我的!!」
「你煩死了!!」倫.\敦一個翻身,我躺好以后,立馬從背后抱住他。
「你干嘛啊你…不嫌熱啊…」倫.\敦小聲地說,我只管抱著他,像是不讓他逃脫一般。倫.\敦沒說什么,只是安靜地躺在我懷里,我喜歡實在的倫.\敦。我恨不得將他鎖在我的身邊,手不由自主地撫摸上了光滑的臉頰,順著柔和的喉線撫下。
「喂、沒叫你亂摸誒!」
「不是因為寂寞才來找哥哥安慰你的身體的嗎~~~」
「安慰你妹= =他.\媽.\的想太多。」
「啊哈哈!!HERO知道是什么原因!!你看了鬼片害怕了對不對!」
「你他.\媽.\的才看了鬼片會怕…」倫.\敦停了一下,「今天和別的城市吵架了…」
從小倫.\敦就和別的城市關系搞不好,到處被排斥。我也不是沒看過,我雖然很同情他。但是卻不由自主地感到開心,他只能依靠我了不是嗎?
沒有我,他會死。
那些想跟他做好朋友的人,都不會存在。不過那個在遠東地區的人倒是個大麻煩。我將手指插入他微濕的發間,其實蠻喜歡水和洗發精混合后的香氣,感覺很清新。倫.\敦沒有掙扎也沒有回答,像沉睡了般依偎在我的懷中。
什么時候都說吧,安靜的東西很美…
「…紐.\約,我說啊,接京.\都過來好嗎?」
「咦?突然這么說誒?」
「才、才沒什么特殊原因,剛好答應了他而已…」
「好啊~一起玩好了~」
「不要教壞他啊,混蛋!!」倫.\敦將頭縮進被子里去了。
最討厭了,最討厭那人身上的味道了。香到令人窒息,明明是淡然的梅香卻像毒藥一樣致人于死地。整間房間都會充滿那人的味道吧,京.\都帶有那種香味…我也不怎么喜歡消毒水的味道,但我寧愿聞到那種味道。不想要我懷中的人被那樣的味道沾染,我不自覺地收緊了懷抱,倫敦什么都沒有察覺,安心地睡著了。

倫.\敦很早就走了,其實也不算,我跟他一起上船了。我知道他今天要坐船接京.\都過來。
跟了好長一段路啊,我簡直像在欣賞他的背影一般跟著他走,我從來不覺得沉悶。倫.\敦纖細的背影引導著我,路途盡管遙遠,他卻像微小的光一般飄向目的地,盡管薄弱卻清晰無比。
京.\都比我想象中更纖細,一直以為倫.\敦夠貧弱的,沒想到還有人比他更貧弱,更嬌小。臉上永遠掛著交際用笑容,我無論如何都欣賞不起來。看著倫.\敦牽著京.\都的手緩緩地上車真讓人無奈,大概他掌心的溫暖能傳達給京.\都,給我的卻是冰冷吧。
我自嘲似的笑了起來。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唔,好痛。
我掙扎地起來,我跟了他們上船,躲在了一間房間中。胸腔中充滿妒忌,我伸手也碰不到他。簡直就像水仙一般,多么愛自己,伸手卻只把水面弄出漣漪。
我揉自己的眼睛,聽到了,遠處走過來,他們的腳步聲。
散亂極了,京.\都緩慢而沉重的腳步,還有倫.\敦輕快而愉悅的腳步…兩個加起來很煩…讓我想起了他們在船上的一幕。

「如果有什么事到隔壁來找我吧。」
倫.\敦真夠紳士的。
我靜悄悄地開門,一把把他拉進來。他顯得很驚慌,但又不肯示弱。我真喜歡這個表情,美極了。
「紐.\約,你怎么會在這里?」
「碰巧來的KIRA」
我還是保持了笑容喲?我是乖孩子吧。我沒有違反規矩哦。
是你違反了規矩啊,弟弟,私自做奇怪的事情是你的錯喲?
不能怪我不留情的,對吧?
我明明很克制了,你為什么還要這樣,好討厭啊。最討厭你了。
最討厭你了。
最討厭你了。
最討厭你了。
……好想將你殺了,丟到沒有人知道的密室里面。真麻煩。
討厭這種觸犯禁忌的人了。
「哪有,哪有可能啊…紐約你好恐怖啊…」倫.\敦害怕地縮到了房間的一角,他逞強地露出笑容。
「哥哥我和平時一樣啦~」我小心翼翼地關上門,湊近他。
恐怖?
我怎么可能恐怖?
你覺得我好是理所當然的吧,怎么會恐怖?
「明明就很恐怖…不要靠近…不要、…」
我沒有做錯事誒?我為什么要被你討厭?
一直在背后支撐你這個討厭鬼的人應該被你喜歡吧,被你深深地愛著的吧。
依附于我又背叛我的你才討厭吧?討厭得要死,像蛆一樣。
就算你惡心得要命,我也能好好地愛你哦?
比誰都來得要愛哦?
就算你沒了四肢、就算你癱瘓了,我還能保證愛你愛到你死為止哦。
就算這樣你也要背叛我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紐.\約、…不要…你冷靜一點,啊——」
毫無意識,我根本沒有了意識。無法控制地將倫.\敦壓在身下,像啃咬獵物般吻著倫.\敦,他身上留下駭人的紅印。他在哭泣喲,在求饒喲…夾帶異常甜膩的呻吟在我耳畔響起。倫.\敦抓住我的肩膀,像要把我撕裂一般。沒關系…你背叛我的,我會原諒你的喲?
首先將你自己獻給我吧。
一點也不剩地送給我吧…我會好好接受的喲?
「啊,…紐.\約,放開我,求求你…」倫.\敦低聲下氣,強忍著淚水的樣子也別有一番風味啊。好美,好想捧在手里。凌亂的金發,緋紅的臉頰,喘息著在誘惑我哦?
討厭死這種讓我沒辦法維持理智的東西了…
我用力地鉗住倫.\敦的雙手。
倫.\敦的聲音一下子高昂起來了,但也掩蓋不住興奮。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滿足和索求。我愛憐地吻著他,他失去了掙扎的力氣。緊閉的甬道似乎不歡迎我?強烈地將我排擠出來。
「不要…不要繼續了,紐.\約…嗚嗚,好痛、……真的…」倫.\敦扭動著身體,嘴上卻在求饒。逐漸滲透入他身軀的欲望讓其無法在痛處與快感中做出選擇吧?我盡情享受著炙熱的快感,忽然,我聽到了敲門聲。
「倫.\敦君、請問在嗎?」京.\都細聲細氣地問道。
「不要開門,唔…求求你…」倫.\敦的自尊心一下子出現了,他還是那么想在京.\都面前表露出良好的一面嗎?他小聲地說道,咬下下唇將呻吟壓抑下來。
「京.\都,你有什么事嗎?」
「啊,會麻煩到你嗎?我這里有樣東西想請您看一下。」
「當然沒有問題。」
看,我有幫你處理問題喲?
稱贊我吧。

隨著門一點點被打開,倫敦的心掉入了谷底。
「…,我,…打,打攪了。」京.\都什么也沒說,他的表情真好笑。像是看到什么美好的東西破滅了一樣,他小心地鞠躬,走了。
倫.\敦卻傷心得哭了起來,盡管還是夾帶著呻吟。

過了好一會、一切都結束了。

「倫.\敦…」
「…滾開,我不想看到你了。」
「倫.\敦,…最后聽我說好嗎…」
「他媽的只準給我講一句。」
「那天晚上我向上帝祈禱了,我希望…能永遠只和你在一起,而你也是那么想的。」
「呵呵…死蠢…你為什么不知道我喜歡你…」
倫.\敦凄涼地笑了,身體顫抖起來了。
我聽到自己咯咯的笑聲,卻也發現我自己懊悔得哭了。
-Fin-



看不懂也會正常吧,因為畢竟是寫給當事人的,和他們本身自己的回憶有關啦。
啊,寫這種東西的我,好討厭w
咦,我發現中間跳了一段…弄得我自己也看不懂了…

留言

No title

是有那麼看不懂啦
不過情與恨本來就是交織的嘛ˇ

可能從很久以前就喜歡著鬼畜的cp吧
對虐受這種東西竟然異常喜歡XD
變態心理不須研究透徹就很深植人心呢w

最喜歡你寫的東西了>_<

於是說 我第一次看到你寫HE...XD

No title

噢XD原來這是HE啊
雖然兩個人不可能在一起了(咦)
不過覺得是HE就HE吧?至少沒死吶wwwww

謝謝你的喜歡啊相方= =+++

啊。寫出變態東西的人,是變態= =+

No title

晤, ,,,,, 那是米英什麼的吧??

哥哥我欠你的東西我畫好了= =||||

最近很忙嗎沒看你什麼上線??(((你自己也不常上叭混蛋

普魯士的cos跳票到明年阿哈哈~~~~(((打死

No title

XD那個真的不是米英啦,而且我還沒有和諧好名字!
嗚啊,我MSN它壞掉了~但是東西我還是會來拿的XD(爆)
討厭,我不會用廢柴2上鎖誒!我這個白癡!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