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菊聖誕賀

×圣誕快樂
×最喜歡我家CP了
×啊,最喜歡米菊了
×最喜歡9個小時了…
×輕小說風格含有?
——————————————————————————————————————————————————
聖誕節的來臨代表為忙碌的一年畫下完整的句點,雖然此時此刻依然我也只是毫不在意地一邊拿著Jump,一邊啃著米餅宅在家。我將身體幾乎都卷入暖桌下,雙手舉高那本jump以一個不會讓眼睛近視的距離,興致勃勃地讀著。
對於那些情侶來說聖誕節與其說是神之子的生日,不如說是另一個情人節或者是讓商店街老板笑到面部肌肉僵硬的純利潤節吧。
突然我聽到窗外有一些奇怪的聲音,我一點爬起來的意欲都沒有,但不開似乎有點失禮。我伸手拉緊了滑落至肩的棉袍,剛走到滲入寒風的窗前,身后便發出巨大的聲響。
「菊!Merry Christmas! 」
「…聖誕快樂。」
一點也不意外,對方就這樣出現在我的眼前。金色的發絲上還有點點雪花,一進到溫暖的房間便融化,令頭發熠熠生輝。眼前的正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說不定有時候發音不準會讀成窮死,不過不被本人聽到大概就可以了),另一位年輕的國家。由于鏡片被水氣蒙蔽了,對方只是一味朝著電視機的方向說著祝賀的話。
「能在聖誕節見到你真好呢。」我還是忍不住將他的眼鏡摘下,小心地擦拭。說了那麼多祝福的話,回答他的只有主持人無聊的吐槽。真是不忍心在神之子生日的那天讓他遭受那麼悲慘的事情。我將眼鏡遞回去,美.\國先生戴上眼鏡後重新對焦,終於看到了我,
「對啊,Hero特地來跟你慶祝的!」
其實我只想在jump中度過而已。
比起這種失禮的話,我還是在腦海中選擇了一個比較客氣的言辭。
「真讓我受寵若驚。」
…稍微有點過頭了。果然在三次元的世界缺乏選擇支和攻略書會讓我頭疼。
「那麼走吧~外面很熱鬧!絕對比宅在家裏好!大家都在慶祝呢。」
「…對不起,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不接受反對意見☆」說完就用力地扯著我的手腕,將我拉離房間。稍微找人告訴他拉扯年長的人是不好的嗎?!直到美.\國先生將我拉到玄關門口,我都沒找到機會反抗。眼看他就要將我拖到三次元去了,我只能自暴自棄嗎?說不定用手指扒著鞋柜是不錯的事情。
事實證明,我連門都沒來得急關,鞋也沒穿好就被拖出來了。
「菊,你看下雪了~」
今天那位可愛的天氣預報小姐已經跟我說過了。
「小心不要滑倒了…骨折了的話會很麻煩的。」我低頭看著腳下被白雪鋪滿的街道,細小的雪粒悠悠地從天上飄下,在路燈柔和的照耀下一切似乎變得寧靜。雖然看起來我比較像會滑倒的那位…
「完全不用擔心Hero,Hero絕對不會有事的~」在美.\國先生用了頂真句,信心滿滿地對我說後便摔倒了。對方的躺在雪中,哈著白氣,真的一點都不痛呢。
「請起來吧。」我對他伸出手,沒想到被他拉倒了。真的稍微找個人告訴他不要拉扯年長的人吧。
「雪很舒服對吧?」美.\國先生拉著我的手,露出了天真的笑容。掌心被對方的體溫所溫暖,連同指縫間也被緊緊扣住。我偏著頭,嗅到了雪的香氣。清新而濕潤的味道充滿了鼻腔,很快便轉化成了刺骨的寒冷。雪花落在了鼻尖上,我抬著頭看早已暗沉下來的天空。胸腔內快被寒氣所充斥,衣服也漸漸濕了,裸露在衣服外的下臂引起了一陣顫栗。
「真是喜歡做引人注目的事情吶…」我坐起來,拍了拍被雪沾濕的后腦勺。風一下子將被浸濕的背部吹得弓起來,嘴裏發出呼呼的聲音。對方將我扯了起來,牽引著我往商業街的方向去。
北風吹著背部,仿佛要穿透我的血肉,說不定我的血到了商店街大概就成藍色的了。我瑟縮著肩膀,偷偷瞟了一樣旁邊的美國先生,對方都無動于衷。難道是我的視線傳達不到嗎…風吹得我背脊生痛,只有手掌溫暖是不夠的吧,背這種地方沒有人照顧嗎?我準備略施點力向對方暗示,但在那之前美.\國先生已經將外套蓋到我頭上了,雖然衣擺長到我的腰間。
「菊好小,外套可以蓋住你誒☆」說著這句話,手隔著外套拍著我的頭。
聽起來可真失禮,而且才不是可以蓋住吧?到底是哪門子的夸張啊?
「謝謝。」我穿上外套,衣擺長到大腿了,搓著自己的雙手。
「不冷了吧?」
「嗯。」
原來還知道吶。
「牽手。」一副理所當然地樣子伸出手,我只好緊緊握住。
「暖起來了,剛才手一直很冷。」對方親昵地蹭過來,白氣隨著話語吐出。
「現在很溫暖了,多謝關心。」
我僵硬地回話,不知道該說什麼。我臉紅著低頭,簡直就是在逃避。這種程度都逃避,稱不上是日.\本男子吧。想起最開始美.\國先生來到我家的時候還能自如地從腦中尋找適合的話語,現在卻什麼也說不出了。什麼都做不了的自己…
「呼,快到了!Hero帶你去個地方~」美.\國先生興高采烈地舉起我的手,語畢便不管街上有多滑,飛快地拖著我跑向人來人往的商店街。一旦融入了人群便覺得溫暖起來了,耳邊聽到商鋪的老板充滿元氣的叫賣,美.\國先生一股腦地往人群的縫隙中鉆,穿著笨重的外套的我顯得十分突兀。并不是暖到能讓我出汗,但彼此緊扣的雙手卻變得汗淋淋。對方不管不顧地往前鉆,手快要因汗水而松開了。
好不容易跟著對方的腳步在人群中鉆來鉆去,躲開了經過的老婆婆、搬著圣誕樹的大叔和一旁討價還價的主婦們,前方的人終於停下。手終於松脫開了。
「…哈呼,」我雙手撐著膝蓋,喘著氣,「到了麼?」
「Hero特意選的地方喔。」
「…藍藍路?!」
不用看鏡子我都知道我的表情很好笑,盡管拍下來當「今日笑話」的封面吧。比起這個,這間從對面街都能看到裏面人頭涌涌的藍藍路…完全沒有進去的意義吧?
「上面。」美.\國先生難得爽快地往上指。
「藍藍路上的情調餐廳比在色情影院中公映的政治片還違和。」我毫不猶豫地說出這句話,對方顯然沒有聽到,或者說不接受反對意見。美.\國先生從一旁的樓梯進入了大廈,餐廳的內部是被間隔開的包廂。從門口的前臺小姐一直進去就是一扇扇緊閉的門,沒有任何放置在外的桌子。
「這間餐廳真特別…不知道為什麼,這裏似乎很暖。」我跟著服務員小姐和美.\國先生後面走,長廊鋪上了棕色的地毯,踏上去軟軟的。服務員小姐停在了走廊盡頭的房間前,打開了門。
「這個地方怎麼樣?Hero看了很久了~」對方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我沒看錯…是沙發上?我以為這裏是餐廳?
「感覺很像在家裏呢…」我坐到對方旁邊,對方趁機挨到我身體上。我則是往沙發的一旁倒去,以借掉身上的力氣。美國先生一語不發地靠著我,過一會干脆脫下鞋子,將膝曲起,腳頂著沙發的另一側。喂,我說,來到餐廳至少也點個菜吧?
「美.\國先…」
「叫Hero的名字吧。」對方的聲音聽起來比平時輕柔多了,令我很不習慣,還是習慣了平時元氣的聲音。我將手覆蓋於對方放在胸前的手背上,他的臉看起來似乎有點疲倦了。我看了一眼緊閉的門扉,好吧…在不引人注目的情況下讓他休息一下吧。
「請問身體不舒服嗎?」
「…」搖頭。
突然這樣反而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但這樣的情景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方一下子躺到了我的大腿上,與其四目相對的瞬間,我還是撇開了目光。
因為不懂的如何應付這樣的場景而逃避的我,完全搞不懂。
「今天是聖誕節呢…聖誕節對於我的印象只是僅限於聖誕樹和打折呢。聖誕節對於你的意義是什麼的?」
努力地找著話題,企圖打破僵局。
「…」對方笑著,握住了我的手我的手不自覺地握緊了些,看著對方的模樣還是暫時保持這個姿勢吧。
「是個連Hero都可以好好休息的日子。」阿爾弗雷德伸了個懶腰,像小孩子般蹭著。我用另一只手輕撫他的頭發,讓其安分下來。
「還有,對重要的人表達心意的日子。」說完他便坐了起來,恢復的速度讓我這位老爺爺完全跟不上。阿爾弗雷德拿起了桌面上深紅色皮制封面的菜單,整個人陷入沙發中。當他專心地盯著餐單上的漢堡時,我站起來。桌面上放好了整齊的餐具,天花板上的吊燈發出淡柔的黃光,仿佛將溫暖充滿了這個房間。
表達心意嗎…我回頭看了一眼阿爾弗雷德,他還沒從餐單中抬起頭,苦惱地咬著拇指指甲。我不禁微微笑了起來,仿佛比起吊燈賦予的溫暖,對方的一舉一動更能讓我感到溫暖。那股連自己也無法預計到的依戀漸漸在胸腔的左方萌生了。
將這份心意傳達給他?
「Hero決定全部都點一次!」阿爾弗雷德打開門,將路過的服務員小姐拉過來寫菜單。看著服務員小姐聽著他一連串的菜名說出來,直接寫下菜式的編號了。服務員小姐轉身踏著輕快的腳步往門外跑去,裙擺以微妙的角度揚起,啊…,似乎是…
「Hero幫你點好了☆」
擋住了。
「嗯,我知道了。」
阿爾弗雷德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不過只是一瞬間,很快又恢復了。實際上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點了什麼,大概不外乎和藍藍路相似的菜式吧。
事實證明,不預先看一次得到的結果會和想象大相徑庭。日.\本料理和圣誕套餐混雜在一起,排滿了整個桌面。我覺得我吃完這一頓直到過年都不需要吃東西了,但阿爾弗雷德卻全部都掃光了,還準備叫甜點。
「請稍微節制一點,不然很快又會要節食吧?」我伸手用毛巾擦了擦阿爾弗雷德的嘴角,他抓住我的手腕,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因為不穩而一手扶著對方的肩膀,臉在能感受到對方鼻息程度的距離停了下來。阿爾弗雷德順勢摟著我的腰,讓我的身體靠在他懷中。
「抱著剛剛好,所以Hero最喜歡菊了。」
就連這樣程度都沒辦法好好地應付,只是喜歡這個詞那麼輕易就能說出嗎…對於沒辦法好好地對其說出這個詞的我來說,這樣的阿爾弗雷德稍微有點不可思議,是外國文化嗎?任憑他摟著,直到服務員小姐來也沒有放開。
終於被抱到店門口的時候堅持要下來走,走下樓梯,街上的人少了一些。但雪還是沒有停,風吹過還是會令我感到刺骨。阿爾弗雷德堅持要送我回去,一路上他興奮地說著遇到的事情,在餐廳中露出的疲態似乎不曾存在。
「法.\國真是好蠢,每天都惹亞瑟生氣,Hero從來就不會。」
「法.\國先生和英.\國先生又吵架了嗎?」
「還有俄.\羅.\斯和別人又關系搞不好了,Hero什麼都做得好,超完美。」
「國會的大家好熱鬧啊…」我笑著說,但并不是感到愉快。
我沒有辦法和他共同參加會議,比起歐洲的大家,阿爾弗雷德跟我的交際是如此之少,那些回憶中沒有我所能介入的空間。連見面的機會也日漸減少。雖然現在是并肩走著,但明天的道路到底會是怎麼樣卻無從得知。
「菊,快到你家了~今晚說不定會有聖誕老人來喔~」
「聖誕老人大概不會給一位老爺爺送玩具吧。」
兩人停在了本田宅門口,站在門口什麼都沒說。我連道別的話也說不出口,阿爾弗雷德站了一會便說,
「我應該回去了。」
「稍等一下。」
阿爾弗雷德正視著我的眼睛。
「聖誕節是表達心意的節日…所以…不會再對你說那些社交言辭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仿佛世界都靜了下來。
「…對不起,一直以來麻煩你了。那些又任性又無聊的行為給你添麻煩了,但我僅僅是因為愛著你才不能控制,所以比誰也不希望這段關系會隨著時間消失殆盡。」
「喔喔,Hero也最愛菊了。」
就是這樣的反應嗎?!到底我努力來做什麼啊?請將糾結的時間還給我!
「那麼,」一把被抱住,「Hero就留下來吧,一直留在你身邊。」
「…阿爾弗雷德,聖誕節快樂,謝謝你。」
雖然氣溫比之前更低了,卻依然感覺到溫暖,真是不可思議。左胸中跳動的心臟,與對方胸中刻畫在我右胸中的跳動。溫暖盈滿了思緒,不會再感到空虛了。
-Fin-

九個小時才完成了這篇4000多字的文吶。雖然是寫著王道CP卻那麼困難啊…不知道為什麼呢。辛苦菊了,替我將我所想表達的話說出來了。
心理描寫說不定是相當肉麻…
哦哦哦,後來去了菊家才發現那種店超級多…超級普遍…我桑心了(爆)

最後附送歡樂的小特典…

稍微放開懷抱了才想起來,門一直沒有關上。風直接灌入黑漆漆的玄關中。對方望了一眼漆黑的屋內,露出了狡猾的表情。高興地將我橫抱起來,進入屋內。
雖然這樣的事情並不是…攻略事件內吧。
這次玄關的門終於被關上,大概是心理作用,我認為客廳也被風吹得滿是塵埃了。不,榻榻米上有一塊塊灰色的腳印,看起來像是留下一段時間了。
我轉頭看了眼微啟的寢室門,黑暗的氣息宛若要將我等卷入。
“阿爾,似乎睡房有什麼…”這句話稍微制止了想直接將我丟上棉被的阿爾弗雷德,對方的表情稍微扭曲了些。將我放在了離寢室較遠的地方,像是做好心理准備般誇張地做出吞咽動作。唰地一下打開門。
“美.\國,聖誕節快樂。哥哥我將愛傳遞給你了~”“…”看到了法.\國先生裸著身體側躺在棉被上,股間的薔薇被換成了聖誕花。
“菊,等一下。”我看不到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很快對方便關起來門。裏面傳來一陣絞肉機…不,大概是激烈毆打的聲響。俄而,阿爾弗雷德打開門笑著對我說,
“菊,棉被髒了。”
“交給我就可以了。”大概是我的錯覺吧,原本法.\國先生側躺的位置被肉色的馬賽克取代了。不管事實如何,將他歸作被聖誕老人帶走了吧。
-小特典Fin-
噢,我在對話框上寫的…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搜尋欄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